市民邮箱登录 用户名: 密码:   网站地图 | 繁体版  
首 页 信息公开 民族事务 宗教事务 互动交流 公共服务 机关风采 专题聚焦
 
滚动新闻:
  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理论研究
坚持宗教中国化方向应内外兼修、深浅并重
发布时间:2016-11-03   文章来源:
□ 吴涛 张孝方

  在2015年召开的中央统战工作会议上,习近平总书记首次提出中国宗教“中国化”的问题。他指出,“积极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必须坚持中国化方向。”在今年的全国宗教工作会议上,习近平总书记再次强调中国宗教“中国化”的问题。他进一步强调指出:“积极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一个重要的任务就是支持我国宗教坚持中国化方向。”这些重要论断,为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提供了一个有效而可行的路径与方法。近几年来,宗教“中国化”问题受到广泛关注,各方面开展了一系列探讨、研究,宗教界也有不少实践,取得了不少成果。

  

  宗教“中国化”源于中国的宗教实践,是让中国宗教摆脱原有窠臼,但又不改变其根本信仰和核心教义,其实质是让各宗教真正融入中华文化、中华民族和中国社会,让中国人对各宗教有更好的理解。“中国化”应该是内外兼修、深浅并重的。既需要表层的“中国化”,即宗教服饰、宗教建筑、宗教仪轨的“中国化”;更要有深层次的“中国化”,即引导各宗教在制度规范、道德文化、教义教理等方面,与时俱进地同我国国情、社会制度、时代要求、主流文化进行深层次的对接。只有这种表层、深层相互结合、互相促进,才能促成各宗教在中国的植根与发展,才能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

  

  推进宗教建筑“中国化”

  

  宗教建筑是宗教在公共领域进行公开社会表达的一种行为活动。宗教建筑属于公共建筑,必然要兼顾两个方面的需求,回应两个方面的要求:一是对内,满足特定信教群体的精神需求,必须符合特定宗教的基本教义;二是对外,充分考量社会大众的接受度,必须符合特定地域的社会要求。这在客观上要求宗教建筑必须走本地化道路,回应时代发展的诉求。因此,我们可以说宗教建筑“中国化”是中国宗教的必由之路。

  

  一是指宗教建筑“中式化”。即在尊重本宗教基本规制、保持本宗教基本样式的前提下,积极融入中国元素。佛教传入中国后,其宗教建筑“中式化”实践非常成功;伊斯兰教传入中国后,其宗教建筑“中式化”探索也很深入;天主教、基督教也建有不少“中式化”特色鲜明的教堂。

  

  二是指宗教建筑的“区域化”。即应当引导宗教活动场所与地域特质、地方文化相结合。中国这么大,不能让一种宗教的所有场所都同一个面孔,应当引导宗教活动场所与地域特质、地方文化相结合,形成各具特色的宗教活动场所,这样的宗教建筑才更接地气、更有吸引力、更富活力。

  

  三是指宗教建筑的“时代化”。即要求宗教建筑具有时代气息、时代特征、时代精神。历史是由不同时代构成的,宗教建筑自然具有时代烙印,中国的佛教建筑如此,有唐式、宋式和明清式之分;西方的教堂也是如此,有罗马式、哥特式和巴洛克式之别。当代中国的宗教建筑不能完全拘泥于本宗教传统,不能完全照搬之前的建筑模式,而应当吸取当代的建设理念,采用当代的建筑技术,表达当代的社会价值,形成当代的建筑风格,这才符合当代中国的现实需求。

  

  推进宗教仪轨“中国化”

  

  宗教仪式仪轨的“中国化”,是指在布道、礼拜、弥撒、修炼等宗教活动中,引入当地的语言、服饰、音乐、艺术等要素,促使宗教与本土文化交互融合的过程。这是考量宗教“中国化”的重要外在因素,是“形式披戴”层面的宗教“中国化”。

  

  一是宗教语言的“中国化”。用本民族的语言记载、阐释宗教经典,用本民族的语言主持、参与宗教活动,这是宗教“中国化”最基本、最关键的要求。如梵蒂冈第二届大公会议就明确表示:各地天主教会可以不再使用原来固守的拉丁仪式,而采用本地语言,并尽可能保存甚至采纳富有各民族特色的风俗。用现代的理念来解析经典,用时代的语言解释教义,用新潮的语言说明教规,这是宗教“中国化”的时代要求。

  

  二是宗教礼仪的“中国化”。即宗教在原有礼仪的基础上,吸取当地语言、习俗和礼仪模式。宗教的礼仪必须经过本地化,才能让人们感到更亲切、更有归属感。就拿天主教来说,其礼仪就有拉丁礼仪、拜占庭礼仪、科普特礼仪、叙利亚礼仪、亚美尼亚礼仪等等,天主教认为各地教会在信仰和圣事的共融中举行礼仪,仪式上的差异不但无损于对共同的传统和使命的忠诚,而且更能充实各自的经验。那么,天主教传入中国,“中国礼仪”的形成与运用应当是其应有之义了。

  

  三是宗教艺术的“中国化”。宗教音乐、绘画、雕塑、造像等艺术形式进入中国后,吸收当地艺术营养,融入当地文化元素,形成富有当地特色的宗教艺术。佛教音乐最早起源于印度的“梵呗”,刚传入中国时,因与中国的语言及音乐传统不相适应而限制了其发展。后经僧人们不断探索、吸收中国宫廷音乐及民间音乐,形成了以“远、虚、淡、静”为特征的中国佛教音乐,并成为中国民族音乐的重要组成部分。同是佛教,汉传、藏传、南传三大语系的造像大不相同,这是因为不同地域文化所致;即使是汉传佛教,不同朝代的造像也不完全相同,这是不同时代、不同主旋律造成的。由此可见,宗教艺术“中国化”不仅是必须的,而且是可行的。

  

  推进宗教制度规范的“中国化”

  

  制度规范的“中国化”是指宗教要与中国的政治制度、社会制度和管理制度相接轨。这方面的“中国化”不那么容易被感知,但更加深入、更为关键。

  

  一是隶属关系的“中国化”。就是强调中国的教会不从属于外国教会,坚持“独立自主、自办教会”原则,即坚持“自治、自养、自传”。这是宗教制度规范“中国化”的基石。这一点对外来宗教来说尤为关键,对近现代中国而言尤为敏感。中国的天主教、基督教就是因为在这个问题上坚决果敢,才能够走上与新民主主义社会、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的道路,在中国得以健康发展。

  

  二是政教关系的“中国化”。就是要求宗教在处理与政治、政党、政权之间的关系时,必须符合中国国情、顺应时代潮流。这是宗教制度规范“中国化”的核心。古今中外,宗教因为没处理好政教关系而遭受挫折甚至惨遭淘汰的事例不在少数,这从反面告诫宗教要高度重视、妥善处理这一关系。在当前,中国的宗教毫无疑问要处理好这一核心问题:坚持走爱国爱教的道路,热爱祖国,拥护社会主义制度,拥护中国共产党的领导,遵守国家的宪法法律法规和方针政策,使教会活动服从和服务于国家最高利益和民族整体利益,努力对本宗教教义作出符合社会进步要求的新阐释;不断适应我国社会主义事业的新发展和新要求,在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防范西方意识形态渗透、抵御宗教极端主义思潮影响等方面作出新努力;妥善处理有神论与无神论之间的关系,与党和政府思想上同心同德、目标上同心同向、行动上同心同行,为促进经济发展、社会和谐、文化繁荣、民族团结、祖国统一作出新贡献。

  

  三是管理关系的“中国化”。就是在尊重宗教基本管理制度、管理体制、管理机制的基础上,注入中国理念、引入现代精神。宗教团体、宗教活动场所、宗教教职人员队伍、宗教信众的内部关系以及他们之间的相互关系,不同的国家有不同的传统,不同的时期有不同的特色,而且不同的国家之间、不同的时期之间,只可以借鉴而不能照搬。所谓借鉴,就是参考其他国家、其他时代的经验,结合本国、本时代的实际,这其中就有注入本国理念、引入本时代精神的含义。宗教传入中国,其管理制度、体制、机制必然要立足中国的实际,吸取中国的营养;宗教发展到当代,其管理制度、体制、机制必然要顺应当代的潮流,回应时代的呼唤。

  

  推进宗教神学思想“中国化”

  

  宗教神学思想“中国化”就是宗教思想体系与中国主导文化和中国核心价值观交往、交流、交融的过程。宗教神学思想“本地化”是宗教向外传播的必然选择和成功经验,佛教在中国形成有禅宗等八大宗派,天主教在南美有“解放神学”、在非洲有“黑人神学”、在菲律宾有“草根神学”,这些都是宗教神学思想“本地化”的范例。各宗教要想真正探索出适合中国特色的发展道路,从深层次上坚持“中国化”方向,宗教神学思想“中国化”是必不可少的关键环节。可以说,宗教神学思想“中国化”的程度决定着宗教适应中国社会的程度。

  

  一是神学解释的“中国化”。历史上,我们有许多神学解释“中国化”的成功实践,主要表现为“会通儒学”,即外来宗教思想尽力靠拢、比附、融会、贯通、接受、吸收儒家学说,以调和与在中国占主导地位的儒家思想的关系。如佛教以其“五戒”(不杀生、不偷盗、不邪淫、不饮酒、不妄语)会通儒家的“五常”(仁、义、礼、智、信),伊斯兰教则将其“五功”(念、礼、斋、课、朝)比附儒家的“五常”,基督教将其上帝之“爱”和儒家之“仁”相提并论,实现与中国文化的接轨融合。在当代中国,神学解释的“中国化”就是对教规教义作出适合当代中国发展进步要求、符合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要旨、契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阐释,以民主的、法治的、社会主义的精神和理念来解释宗教理论,让宗教教义教规解决实际问题、回应现实需要、充满生机活力。

  

  二是神学教育的“中国化”。就是神学思想教育要面向中国社会实际、具有中国文化特质、形成中国教学特色。如果说神学解释的“中国化”面对普通信教群众,属于宗教神学思想“中国化”的底层的话,那么神学教育的“中国化”则面向专业神职人员,属于宗教神学思想“中国化”的中层。神职人员学到的是不是“中国化”的神学思想,直接影响到其能不能对神学思想作“中国化”的解释。因此,我们说神学教育的“中国化”是神学思想“中国化”的中间环节、中坚因素,起到承上启下的关键作用。当前,中国的神学教育必须围绕政治认同、文化融合和社会适应3个方面展开,教育教职人员(神学生)热爱祖国,拥护社会主义制度,拥护中国共产党的领导,遵守国家的法律法规和方针政策;引导教职人员(神学生)学习富有中国特色、具有时代精神的神学思想,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引领宗教,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浸润宗教,对宗教教义作出符合中国发展进步要求、符合时代发展潮流的阐释;引导教职人员(神学生)从现实社会中吸收新鲜养分,与时代同呼吸、共命运,为促进社会和谐、推动社会进步传递更多的正能量。

  

  三是神学建设的“中国化”。就是神学理论体系的“中国化”,属于宗教神学思想“中国化”的顶层,对宗教神学思想“中国化”有着决定性的影响。中国能够促使佛教深度融于中国并引领佛教的发展,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在于中国佛教理论研究走在世界前列,并形成了自己的佛教理论体系;基督宗教的话语权为何一直为西方牢牢把握,不仅仅是因为其起源于西方,更重要的是其神学理论研究的高地一直为西方国家所把控。神学建设的“中国化”是宗教神学思想“中国化”中最需要下功夫的工作,也是最为艰难的工作,更是最为关键的工作。近年来,我国宗教在神学思想建设方面做了很多工作,取得了显著成效,但是与当今时代对宗教发展的要求相比,仍有较大差距。推进神学建设的“中国化”,需要在选拔培养高层次、大师级宗教人才方面入手,需要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和制度自信方面着力,需要在挑战权威、挑战传统、挑战自我方面突破,放眼未来、着手当前,坚持不懈、久久为功。

  

  引导宗教“中国化”是一个渐进、动态、双向互动的过程。从宗教工作部门的角度上讲,在推动我国宗教走“中国化”道路的过程中,要尊重宗教的客观规律,遵循宗教工作规律,注重方式、方法,多用“春风化雨、润物无声”的办法,避免使用行政命令的方式,要在“导”上想得深、看得透、把得准,做到“导”之有方、“导”之有力、“导”之有效,牢牢掌握宗教工作主动权。从宗教界自身的角度来讲,要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继承、吸收我国各大外来宗教历史上“中国化”经验、“中国化”方法、“中国化”理念,结合当前世界现实和国家实际,勇于创新,积极探索符合自身实际、行之有效的“中国化”的方法与途径。

  

  (作者单位:江苏省无锡市民族宗教事务局)

  


本网站最佳浏览分辩率1024*768、IE6.0以上
Copy right(C) 杭州市民族宗教事务局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证编号:浙ICP备 05000003
地址:杭州市江干区解放东路18号市民中心E座18楼,邮编:310016,邮箱:mzj@hz.gov.cn
技术支持: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http://www.trs.com.cn/)
浙公网安备 33010402000929